哪些“大帽子”文艺社团是“李鬼”_新闻频道_中国青年网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11-27 03:09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  【诚信建设万里行】

  哪些“大帽子”文艺社团是“李鬼”——山寨文艺社团调查

  您听过“国际一级诗人”称号吗?您知道中国的赋帝、赋后都是谁吗?您收到过中国书法家协会破格入会的邀请函吗?“山寨社团”的世界是一个令人咋舌的存在,在这里似乎一切皆有可能。所谓“山寨社团”,是指一些冠以“中国”“世界”等“大帽子”的社团组织,多是在境外登记的“离岸社团”,与国内合法登记的全国性社团名称相近甚至相同。虽然它们名义上是非政府组织,但其以肆意敛财为主的本质,显然与非政府组织非营利性的宗旨相悖。

  如何成为“国际一级诗人”

  今年3月,由世界汉诗协会(以下简称“汉诗协会”)等主办的“三峡国际旅游诗会暨第三届当代诗歌邀请展”在湖北宜昌举行。会上,有8人被授予“诗博士”称号,10人获“国际一级诗人”“国际二级诗人”称号,15人获“中华诗词文化传承人”称号。这样一则几乎没有主流媒体关注的新闻,即使在半年后翻出来依然吸引眼球。

  耐人寻味的是,早在2016年7月,汉诗协会就出现在民政部曝光的第九批“离岸社团”“山寨社团”名单之中。躺在名单中的这两年,汉诗协会依旧活跃。2017年3月,第六届世界汉诗大会在香港举行。这场被主办者誉为“预示着中华诗词文化的春天将要到来”的“盛会”,参加人数逾千人,但在亲历者的口中却呈现着另一番景象。作为福州代表团的团长,网名“独孤行吟FA”的某先生表示,他组织了自己所在诗社26人参加大会。“除了当天参加了一会儿组织形式乱糟糟的‘大会’之外,几乎是全程购物。”他直斥主办者为“诗痞”。“港澳关你三两天,收尽澳元与港元。几日爬回大陆架,已是瘦骨及黄颜。”这是他在回程火车上所作的诗。

  另一位参会者透露,主办方事前承诺,仅需交报名费400元,活动期间不再收任何费用,不强制购物。1030名“怀着对诗歌的虔诚之爱”的诗友从全国各地赶来。结果,参会者还在从深圳入港的车上就领教了强制购物的厉害。一位张姓导游声色俱厉地说:“你们到这里就要听我的。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大会,反正你们吃我的、喝我的、用我的,9911hk小鱼儿玄机,不购物就给我下车去!”张导游推销的是每盒380元的白虎膏和每盒390元的“马黛均衡”。在威逼之下,每人都被迫选购了一份。重庆的张先生购买的是“马黛均衡”,回家打开后才知是大约两克绿茶。

  但这只是噩梦的开始,接下来导游还强迫每人在免税店购物,挨个儿收钱,少则数百元,多则数千元。到港后,安排了一整天用于购物,先后到珠宝店、手表店、百货店等地。每到一个地方,至少关起来两个小时不准出门,非购物不可。在香港行程结束前,导游竟然强迫每人给司机100元小费。如此等等,不一而足。

  看到这里,你或许觉得,这不过是超低价旅游然后强制购物的升级版,只不过披上了唬人的文化外衣。查阅一下汉诗协会的组织机构,会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。

  协会的荣誉顾问、荣誉会长、终身会长、会长的名单中,有不少当今学术界大腕儿和文艺界名人,甚至有政府前官员。

  在执行会长和创始人周某的博客中,赫然列着他与很多名人交游的文字和照片,还有书信往来。其中不少人参加过汉诗协会举办的活动,为活动站台。我们不能苛责这些名人缺乏甄别力,他们或许只是被一个诗界后学忽悠了,并没有太在意活动的主办方是否在民政部登记注册。就连某县委机关报竟然也看走了眼,在第四届世界汉诗大会召开后,刊发了一则该县某中学毕业生“喜获世界级大奖”的消息,这位毕业生获得的就是“中华诗词文化传承人”称号。

  周某何许人也?能把这么多社会名流和平民百姓玩弄于股掌之中。网上资料显示,周某1977年生于湖南桑植,唯一学历是在一所全日制中专毕业。2002年,在北漂期间他利用打工积蓄创办某文化艺术研究所。2003年,在香港注册登记“世界汉诗协会”。随后的十几年间,他在北京、西安等地的诗歌圈中辗转腾挪,借船出海,汉诗协会越做越大,上当的人越来越多。他摸透了某些人的心思。他们希望加入诗歌组织、渴望获得荣誉,但无法通过正规途径加入各级文联、作协等下设的专业协会。每次参会的费用几百元到两千元不等,有的人甘愿出这些钱。不少文化人碍于面子,被坑骗后耻于报警。而正牌儿协会拿他没辙,只能在自己的网站上贴出警示。